关于我们 | 加入收藏夹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异性合租>
我与他同住 却从不越雷池半步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女主人-姜梅,四川人,29岁,公关小姐男主人-阿仿,江苏人,31岁,自由撰稿人

现居地-南京市中央路

参加工作以后,我的生活一直如此。白天,斡旋于人和人之间。高强度的工作让那该死的皱纹过早地爬上了眼角。咖啡、电脑、失眠也在毫不留情地吞噬着我的健康。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,它让我有咒骂的理由,有颓靡的理由,甚至,有堕落的理由。社交,应酬,半夜在街上没有目的地乱走。只有在早上起来看着镜中龌龊的自己,我才会真切地感到恐慌。

作为年近30岁的单身女人,我有一种本能的恐惧,对于生活,对于感情,都是如此。曾经像孩子一般幻想过浪漫纯洁的恋情,结果一次次被碰得遍体鳞伤,在感情的道路上兜兜转转,转身之间忽然发现其实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相信。生命里曾经留痕的三个男人给了我足够的疼痛,最长的一个与我交往了三年,本以为可以修成正果了,没想到最后还是分开,为了金钱,他屈服于一个身价千万的富婆,宁愿过着没有感情的生活,这就是现实对男人的诠释。

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,为此,我也哭过、闹过、恨过,可是这样又能起什么作用呢?失去毕竟已经失去了,永远都不会再回来,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现实。从幻想、憧憬到失望、绝望,男人成了一副毒药,叫我不敢随便接近,我也想过,也许我并不需要爱情,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男人或者一场合适的婚姻,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男人在适当的时候出现,能够好好地对待我,能够给我们共同的家以温暖,也许我就会嫁给她。想想,自己终究还是被生活磨平,不得不向现实妥协。

做了快两年的单身女人,我的心里已经很疲惫,单身女人时常遭遇的慌乱与无助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。我不需要爱情,我很清楚它会使我本就杂乱无章的日子更加拥挤。事实上,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纠缠其中。再者,我是一个不羁的女人,我需要绝对的自由。感情对我而言是奢侈品,我没有资本消费的奢侈品。可我需要一个男人,在灯泡坏了,水龙头坏了,冷气坏了的时候可以帮我的男人。于是,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法—异性合租。

在这个世界上,女人是一半,男人是另一半,少了谁似乎都不完整,只有你没有或者失去的时候,才可能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。女人主动选择异性合租当然不缺乏男人应征,但是要凭借自己的眼光找到一个正派、合适的合租伙伴又谈何容易,人心隔肚皮,谁又能揣测得清楚别人心里的想法呢?事情一旦定下来,操作并不麻烦。

过了很久,我接到了他的电话,一个叫阿仿的男人,也是我现在的同居者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上一篇:异性合租房渐成时尚,你打算加入潮流吗?
下一篇:没有了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